主页 > 艺术欣赏 >

[专访]郭润文:孤独促成了艺术对我的一种吸引

编辑:小豹子/2018-07-22 04:09

      父亲喜欢画画的基因遗传给了我

      网易艺术:您是怎样走上艺术道路的?

      郭润文:其实我学画画是出于一个非常偶然的状态,应该这样说,小时候朦胧中对绘画的意思是有的,这可能是跟我父亲的遗传也有关系,因为我父亲虽然是个外科医生,但是他年轻的时候是曾经想学想考美院的,他的愿望就是想考取西湖美专,就是现在的中国美院。他的一个非常要好的邻居,一个小伙伴就考取了这个学校,后来成了我们中国著名的一个艺术家,叫连逸卿。我父亲在家族里面是最小的一个,他的兄弟姐妹一母所生的有十二个,他是最小的一个。我祖父这一辈人是一个相当传统的商人,他们就认为学画画肯定是属于那种有钱人家里的公子哥玩的把戏,不是一个正儿八经的事情,就是把他给制止了,不同意我父亲考西湖美专。

      自己老父亲的这么一呵斥,他肯定就缩回去了,他最后就考取到了当时的国防医学院,就是现在的第二军医大学,其实是现在台湾非常著名的荣民医院的前身。

      但是他绘画的那个基因恐怕是遗传给了我,我们家里没有一个学画画的,就我一个,我家里我兄妹五个,就我一个对绘画有那种感觉,其他的都没感觉。

      网易艺术:你父亲考上医学院之后平常有没有画画呢?

      郭润文:他是学过一点画画的,因为外科医生要画人的解剖图这些东西,就顺便也画点画,他也用钢笔什么的画点东西,现在还保留一帧他跟我母亲谈恋爱的时候画的钢笔素描,现在还有一帧在家里放着,就看出他的那个技术,绘画的意识还是有的,我可能遗传了那么一点点基因。

      但实际上我是十七岁之前对绘画几乎就是没有接触过的,偶然只是在读中学的时候画个墙报什么的,画过一些粉笔画,或者是用九宫格放大画了一些东西,这都不叫画画,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班上同学,有一个比我画的好多了,非常崇拜,但是我这个同学反而现在没画画。

      母亲怕我被“下放”不让我读书了

      我真正学画画实际上是从我跟我母亲下放到湖北的农村,在金门,是叫五七干校,在五七干校里面我还很小,才十四五岁,就在农村读书,过了两年十七岁了,才又从农村返回到武汉,回到武汉我家里,我母亲就坚决不让我读书了,因为如果我要说再读书的话,就跟我哥哥、姐姐他们一样,会凤凰彩票网(5557713.com)再一次下放到农村里。

      做搬砖头的苦闷“社会青年”

      郭润文:由于我父亲的问题,家庭出身不好,哥哥姐姐他们都还在农村里面待着,那我还接着再读一年,其实我在农村已经读到高中一年级了,我再接着读下去的话,一年以后我又下放了,她就坚决不让我读,当时我心里还挺想不开的,中学,我同学、伙伴都在读书,我突然间就辍学了,内心里那种心情可想而知。而且不读书你还得自己去养活自己,你也不能吃闲饭,就给我找了一个事情做,做什么事呢?就是做那个基建工程队修房子的那种,我们当时叫副工,就是帮那些泥水工抬砖、和水泥,就这些事情,劳动强度挺大的,而且挺孤独的,做副工的人当时都是年纪很大的人,几乎没有年轻人的,年轻人不做这个事情,那时候该下放的都下放了,该读书的还在读书,剩下的叫社会青年,我那时候就叫做社会青年。

      社会青年有的去到街道工厂里,像我还没有去工厂的情况下就在那里做临时工,一天1.28元。就是工地上的临时工,都是跟一些老人在一起,帮那些泥水工和沙、和水泥、搬砖头这些,挺苦闷的其实,也没有个同伴。

      孤独促成了艺术对我的一种吸引

      网易艺术:主要不是同龄人,也没法儿交流。

      郭润文:老人们还欺负我,那时候我才十七岁嘛,所以我其实就一个人很孤独,就因为很孤独,所以说我礼拜天一到休息时间也没事儿做了,就到街上去瞎逛,偶然有一天在我们武汉市的市中心,突然看到一个很大的橱窗,可以看到里头的那些画工们正在画画,其实是临摹一些古画,画孔雀、画山水。我突然就觉得,哎呀,这种工作简直是太美好的一件事情了,在外面张望着,就觉得想做这种事情,内心里绝对是一种愉悦的,是吧,你看的都是那种栩栩如生的那些鸟啊、动物啊,能够在他们手里一点一点呈现出来,那是件很美好的事情,突然间就强烈的对那种绘画产生了一种兴趣,突然间的,可能就是孤独促成了艺术对我的一种吸引。

      网易艺术:其凤凰彩票欢迎你(fh643.com)实就是诱发,艺术本身可能其实一直埋藏在你的内心。

      郭润文:是,有一种东西一下诱发出来了,于是我跑回去,马上就去我们那个百货商店里面买了一些水彩颜料,当时的水彩颜料还是一些方块的,就粘在一个纸上各种颜色,青紫红啊蓝颜色、红颜色等在一块纸上这样的,很便宜。

      然后买了几支毛笔,买了几张纸,回到家里画了生平第一张画,就画了我家里一个茶壶上面的一只孔雀,这是我生平第一张画。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画画了,很突然吧,就是这么一天突然间看见到了这样的场景,回来之后就临摹了一张孔雀,临摹的挺像,接着我就开始画画了。

      邻居工程师是我的绘画启蒙老师

      从今以后就把这个绘画作为一种寄托,每天工作的时候,就盼着礼拜天到来,在一个小桌子前,我们家那时候非常小,在个医院宿舍里,我就在小桌子跟前开始是临摹画,临摹一些图片,这个时候也有心去找一些,到新华书店去买一些画册、图册,照着临摹。

      我们家当时住了一个筒子楼,就是中间有一条走廊,两边是房子,每家每户就是把炉子都放在门口,走廊里面,走廊其实刚好一个人可以过,然后走廊边搞个木板,就作为切菜的地方,然后炉子在旁边,炒菜就在旁边炒,其实每天一到炒菜、做饭的时候,整个楼房烟雾滚滚,每个人都在那里忙自己的,但是大家都可以聊天,那个时候的人其实挺压抑的,人们之间不来往,只有在这个炒菜的时候还算有点来往,可以很含蓄的聊聊时事,东家长西家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,住在我对面的一家人,女的是一个护士,男的是一个建筑工程师。他建筑工程师读大学的时候学过画画,并且他对绘画还非常热爱,除了上班以外他也画一画。

      我有一个朋友跟我的情况一样,也是没工作没上学,也是做临时工,我们两个走得很近,他原来有个叔叔就是画毛主席像的,就在单位里画毛主席像,就留下了一批油画颜料,他看我学画画,就把那些油画颜料一点一点的,今天拿几支,明天拿几支,就给了我,我也不知道油画颜料怎么用,我就把油画颜料直接画在纸上面,那么油就浸到后面去了,没有经过处理的纸,那个油就直接全都浸到后面去了,我在画的过程中,对面那个做建筑工程师的邻居看到了,他有一天就跟我说,他说你这样画画是不行的,画油画不能这样画,画油画是要在经过处理的板上面或者纸上面画的。

      这是他第一次跟我讲话,平常我们都不讲话的,因为我是小孩,他是大人,他就过来,我就请教他,他是很热情的人,到现在为止每次过年过节我还去看望他,他就把他原来画的那些画拿来给我看,我一看简直惊呆了,这是真正的油画呀,感到非常惊讶,当然他确实也画的挺好的,我很激动,看见他那时候居然能画出这么美妙的油画出来。

      从那以后他就成了我的启蒙老师,他也非常热情,从单位拿了很多绘图的纸,很厚的纸送给我,他说你要画画,从素描开始,要画什么什么,画瓶子、画静物,所以你说那个时候有这么一个人启发你一下,那简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。对你这一生可能都有影响,就是因为这样,所以我到现在为止当老师当了这么多年,我对学生为什么很好,我不管你是画得挺好的学生,或者是你刚刚接触绘画的那种,处在启蒙状态的学生,我都一视同仁,都会对他们很好,我都会非常有耐心的给他们讲解,就是我想到我小时候,你看我那时候如果说没有这么一个启蒙老师,我恐怕是走到另外一条路上去了,并且这个启蒙老师带我接触了一些我的同龄人,他们那都画得非常好了,直到后来青少年宫的老师再教我以后,他才没教我了,但是我还是一直在和他联系,那就是一种感情了。

      郭润文:虽然我那时候接触画画比较早,但不是像现在这么好的条件。现在随便找个训练班,石膏像什么的非常多,大量的画册。我们那时候找个石膏像都是在这个家里放两天,在那个家里放两天这样轮班放。过去留下来的经过文革时期,早就砸得干干净净的,剩下的就是那些什么英雄像、雷锋像,像现在的一些伏尔泰石膏像什么的,根本就看不到,学校里都没有!但是我们那一代人真正学画画的人,那是真正的喜欢,热爱画画的一批人。

      后来,我逐渐认识了一群同龄人,跟他们每天在一起,一有时间就在一起画画,向他们请教,现在他们全部都是各个大学里的教授。我的画技,包括对艺术的理解,几个月下来就不一样了,你想从十七岁一直到二十几岁,其实经历了很长,二十二岁高考,就是全国恢复高考的这段时间,有五六年时间,我们天天这样,现在想起来,可以说我们那个时候的水平相当于现在大学二三年的水平,起码是这种水平。

      在工厂请病假 出去画画

      那么就这样,我走上了绘画道路,一直到在工厂里面办黑板报,有点一技之长了,也不好好工作了,整天就是开病假出去画画,一群小伙伴一起画风景、画人物、画石膏像,天天围绕这个生活,很迷恋,非常的迷恋,就这样走入绘画的领域里。最后1977年高考来了,但是家庭出身问题,1977年还留着尾巴,我父亲那时候还没有平反。我父亲那就是医院外科主任,文革一来就抓到牢里去了,一直坐到1975年,十年,整整十年时间。但是好在1980年也彻底平反,恢复工资、恢复职位。当然他也已经老了。

      我父亲跟他的父亲态度一样,一开始是反对我画画,他认为我画画简直就是一个不务正业,一天到晚背着个画箱,一群人每天在路上跑,没有个正儿八经的事情。他说你好好有个工作,你别搞来搞去把个工作搞丢了,很麻烦。

      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我一开始没报名,当时,我们那边部队录取了我,我就没有参加报名考试,因为我要去部队,幸亏由于家庭出身问题,部队就没录取我,那时高考还有两天时间报名截止。于是我就赶快去报名,参加了一系列的考试,参加了广美的考试、中央工艺美院的考试、湖北艺术学院的考试,还参加了我们师范院校的考试。

      那时候考试不是像我们现在考一次,你去选学校、选专业,那个时候是每个学校都要单独考。

      所以,等于说我考了很多次,这个考完了接着考那个,那个考完了考这个,考了一个多月,结果录取的时候没有我,当时我们广州美院的那个李汉仪老师到我们工厂来外调,他来调查完了之后,他把我叫来跟我讲,你考得很好,但是估计你今年因为家庭的问题,情况不是很好,他认为明年会改,政治上会有一个变化,安慰我不要丧气,如果没录取的话还要继续努力。

      我后来碰到李汉仪老师,谈了这段往事,他也记得。他那几句话让我一直干劲十足,我一辈子都会记得住。

      1977年高考的成绩一颁布,我的好朋友们都没有被录取,都是因为家庭出身问题。第二年,实际上中间隔了半年不到,1977年是属于冬季招生,1978年就是秋季招生,中间隔了半年时间,半年时间接着又开始考试,这一次我就考取了上海戏剧学院并且是我们那个省里面唯一的一个,而且通知是最早来的。我的通知书一来,大家相互之间一传播,一下子差不多全武汉市参加考试的人都知道了。那一年我的那些朋友们基本上都录取了。这样我就开始进入上海戏剧学院开始正儿八经的学习艺术。

      写实绘画的技法和语言很重要 但精神领域更重要

      网易艺术:你早期的作品是西藏风情,跟你现在的作品风格其实有很大差别,你觉得这个写实油画最难的是什么,它真正的精粹是什么?

      郭润文:我早期的绘画,还是处在一个练笔的状态,对油画语言要了解,找到一个很好的契合点,我觉得西藏的人物造型和他们穿在身上的衣服,接近于传统绘画,就是古典绘画的那种样式,借助这种东西来练习对油画语言的把握。

      实际上我觉得写实油画最需要我们去研究的,一个是技术就不用说了,如果你要站在写实的角度,你必须要学习它的技术和语言,这是必要的,但是更加难的事情还是一种精神领域的东西,就是说这个写实绘画画出来,哪怕就画一个人,这个人所呈现出来的东西跟别人就不一样,这是第一点,跟照片也不一样,跟我们通常利用照相机这种现代工具表达出来的,包括电影都不一样,它就是独立的震撼人心的一张绘画,这点是非常难的。

      这种难度难到什么程度,难到就是说这个人物的每一个形象的选择,服饰的选择、光影的选择、脸上的表情的选择,等等一系列都超乎人的意料之外,难度在这个地方,超乎人的意料之外是最难的。别人一看,哎,很朴实,怎么他想到的东西我们怎么没想到?这一点是最难的。写实因为它是具体的形象,但是从众多的写实里面,你的绘画一放进去就跟别人的不一样,可以很快的识别出这是谁的,这就是我说的难度。

      对我有影响的艺术家 都藏在我的书架里

      网易艺术:在风格转变的过程当中,有没有对您影响比较深的艺术家。

      郭润文:其实对我比较有影响的艺术家,还是西方十九世纪以前的艺术家,以及现当代个别的艺术家有影响,这些艺术家不光是写实,包括他一些抽象的,或者甚至是带有很强烈的表现意识的,比如说塔皮埃斯、基辅这些艺术家,他们都并不写实,但是对我影响都挺大。

      十九世纪以前的艺术家,各个阶段对我影响都有,最早的凡艾克这些,,后来卡拉瓦乔,伦勃朗,再后来的安格尔,米勒这些,再后来的现在美国画家怀斯等等这些,对我都有很多的影响,虽然我不会画得跟他们一样,但是我在研究他的画为什么不光是技术问题,他表达的角度,他寻找的那个对象,他为什么要这样表达,为什么让我们感觉那么出乎意料,为什么他绘画里面所弹射出来的一种情调和情绪,是我们平常经常接触,但是我们就没把它表现出来的,他为什么表现出来了?这就是一种思想的升格,因此毫无疑问,这些人的画册都放在我的书架里,时不时拿出来看一眼。

      引进西方艺术家来中国教学

      网易艺术:目前在广美任教的罗马美术学院桑德罗·克劳蒂教授,据说当初还是因为你的原因才来到中国高校任教的,其实在我们目前这种大学的本科教育,你说过本科教育不是精英教育,那为什么还要引进西方的绘画大师过来参与教学之中呢?

      郭润文:我觉得西方大师他们有个很好的脉络,意大利毕竟是我们西方美术文艺复兴的一个发源地,它有非常浓郁的油画脉络的传习,我们请他们最高学府罗马美院的教授来上课,他肯定会带来这些东西,这是第一点。第二点,我也不能讲克劳蒂他是西方最好的艺术家,但是他肯定有他最优秀的品质,这种品质往往跟中国艺术家的品质是完全不一样的,他更地道,更纯粹一些,我就看上了他这种最地道、最纯粹的东西,让学生感觉到我们这种绘画里头不掺杂别的什么东西,而是纯粹的绘画艺术,这一点是克劳蒂最重要的一个层次,还不仅仅是我教你一招一式怎么画,而是一种他的品质,影响我们的学生。

      我们中国引进西方艺术家来中国教学,克劳蒂是有史以来时间最长的一个,他到目前为止已经是十年了。

      网易艺术:是,我看他也很热爱中国。

      郭润文:他讲中国是最好的地方,他也热爱这个地方,他每次回去之后就盼望着下次再来。

      网易艺术:而且他画的东方美女真的是有一种另外的感觉,感觉到另外一种很传统的东西在里面,挺有意思的。

      郭润文:克劳蒂画东方美女,他是有时间积累的,他曾经是先画写实,后来转为抽象,他搞过很长时间的抽象,但是自从他碰到了一个东方美女,是个日本人,从此以后他就开始画具像,那是他正在罗马美院教书的时候,他为这个女孩画了一百张肖像画,从那以后,他从此就画具像,从来再不画抽象,因此我说他画东方女人还是有积淀的,所以你看他画东方美女那个女人那种味道,找出的那种感觉,他不是洋人画东方人,而就是东方人画东方人。

      拍卖市场崩盘期 往往写实绘画能救市

      网易艺术:还有一个普遍性的问题,不管从国际性的展览看也好,还有现在拍卖市场也好,架上绘画越来越少了,也有人说传统的绘画正在慢慢衰落,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
      郭润文:架上绘画越来越少吗?

      网易艺术:就是传统的绘画在衰落,大家都说这样的作品比较少,在拍卖市场上比较少,展览也好,是变少了一点,也许可能其他的变多了,显得就变少了。

      郭润文:实际上是这样的,架上绘画在拍卖市场上,这个领域里头,这么多年来,不能讲架上写实,传统绘画少了,而是当代艺术,你刚才讲就是它比较多,多的原因是因为有几个人有了很好的成绩,比如张小刚、周春芽,岳敏君、刘伟这些,你算算,我数了一下,迅速的数了一下,大概不超过十个人,这十个人是在每一场不同的拍卖过程中,都是佼佼者,他的每张作品都成为风头,这样无形中就影响了,给人产生一种感觉,就好像当代艺术这一块振兴起来了。

      其实这个东西我觉得,这都是一个表面的现象,但实际上你看,每个阶段里头,每个拍场都有很多写实绘画,写实绘画虽然没有到这么高的价格,没有到这样的地位,但是它们也非常的平稳,很多时候处在拍卖市场崩盘期的阶段,写实绘画都会来救市,这种情况遇到过好几次,相对写实油画给人感觉可信度更多一点,更大一点。

      我说当代艺术这一块,并不是说他们是假的,是真实的一种现象,他们也代表了中国市场的一个风向标。

      正因为他们的作品,西方的资本进入到拍卖领域里面,同时也影响了中国的收藏家去购买,他们争先恐后的购买他们的作品,这都是因为他们,都有一个连贯的意义在里头的,这也是非常正常的,那么这些艺术家他之所以能够价格到了这个地步,就是因为这样的国外的资本加上中国的资本共同运作,产生一个这么高的高点。

      当代艺术这一块的,绘画也没有技术含量的,他们那个就是图式,很多人画的就是图式,他能够把这个图式表达出来。在西方很多大艺术家都是这样做的。我有一次在德国去看一个现当代德国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,去他那里看到,他手都已经瘫了,根本就不可能再画画了,他的画全部是助手在帮他画,到时候签个字。

      网易艺术:那他连签个名都挺困难了。

      郭润文:是啊,他哆嗦着个手签名,这没什么关系,我觉得没什么,只要是他的符号建立起来了,我觉得就算是他找人复制,帮他复制,他去签字,这都是正常的。这种正常实际上追溯到我们鲁本斯那个时候,鲁本斯他这一辈子画了不知道多少画,现在目前留在世上的三米大的画有七百张,西方很重要的博物馆里面都有他的专厅,他又是一个外交家,又是一个商人,他又是一个画家,他哪儿画得过来,他的很多画都是他的学生,这些东西其实也没什么,我觉得没什么关系,他只要建立了一个符号体系,一看就是他的东西,他要借用别人的手,那怕什么呢?他用脑袋,我觉得无可挑剔。

      新年计划就是尝试一下坦培拉画法

      网易艺术:最后在艺术的创作方面,郭老师有什么新的计划,跟我们分享一下?

      郭润文:每一年都有一个新的计划,但是每年到了年底之后,回望起来之后总觉得还是欠缺了什么东西,只有通过后来的作品说话吧,去年一年画了一些画,跟前苏联的一些题材有关系,画了几个苏联红军,也花了很多时间,效果也还不错,为什么要画苏联红军,那是因为主要我们有个情结,过去对前苏联的那种情结,现在在脑子里萦绕着,一直想把它表现出来,就利用去年一年把它画了出来

      今年的话我想尝试一下新的一种手法,就是用坦培拉的一种画,这种坦培拉是一种古老的材料,古老到什么程度呢,可以追溯到文艺复兴以前,这一种非常古老的材料,这种材料表现出来的绘画,具有一种浓厚、朴实、神秘这么一些效果,当然还要看你画什么了,我觉得我要画的话,可能会达到这种效果。我会尝试一下,因为我上次到列宁美术学院访问的时候,就在他们学校旁边的一个小小的专门供应他们学校的小颜料店里面,就买到这么一套坦培拉的材料,中国是没有的,那么我就有意识的想利用一段时间来实验一下,画点东西,然后看看能不能够在画出这些东西,如果说找到一些感觉之后,我就会画一些跟我过去题材不太一样的东西,借用这种材料的转换,把思路也转换一下。

      网易艺术:可以说是创新吗?

      郭润文:也不是创新,就是换一种感觉。

      多留出一些时间画画 这是我所渴望的

      网易艺术:郭老师的梦想是什么?

      郭润文:梦想?其实我们这个年龄还有什么梦想,没什么梦想了。

      网易艺术:有吧,当然有。

      郭润文:其实就是想多出产品,多出绘画,多出作品,把闲杂的事情尽量把它回避掉,留出更多的时间来画画,还有对培养下一代付出一定的努力,教教学生,但主要还是画画。很多展览的找到头上来,我需要选择的,这个展览能参加,那个展览不适合我,我就不参加,在做这种事情。

      网易艺术:您现在美院美协和国家画院的多种身份,画画的时间应该很紧张。

      郭润文:对呀,这些其实有很多事情要烦你的。

      网易艺术:对,有很多琐碎的事情。

      郭润文:现在我尽可能的回避掉,留出一些时间画画,这是我所渴望的。

      网易艺术:谢谢,非常感谢郭老师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
小豹子- 澳洲3分彩官网_澳洲3分彩走势图_澳洲3分彩全天计划

凤囚凰最新剧情 沈遇和王泽为了

4月3日消息,凤囚凰最新剧情,沈[详情]

将秦腔艺术传播到千家万户

“我们所做的一切工作,都是为了[详情]

董事长:是世界级的水准

【凤凰彩票2014年03月16日讯】([详情]

|联系方式|

官方网址:5557713.com 客服QQ:2448633700

合作伙伴